影院与流媒体之争在戛纳继续

2021-07-10 13:24

  当地时间7月7日晚,纪录片《地下丝绒》(The Velvet Underground‎)作为非竞赛展映片在戛纳电影节举行了首映礼。翌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导演托德·海因斯(Todd Haynes)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首度执导纪录片就选择了与苹果流媒体平台合作,但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作品能多多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

  “作为一个老派的导演,我就是为了大银幕而拍电影。在戛纳的电影院里看到和听到自己这部《地下丝绒》,那感觉真是无与伦比。所以我今后拍摄的电影作品,首选还是要进影院。”导演告诉现场媒体。

  关于流媒体与传统影院两种发行模式的选择,始终是近年戛纳电影节的热门话题。尤其经过了疫情之后,前者获得狂飙突进的发展,对于后者的威胁更是今非昔比。波兰导演阿格涅丝卡·霍兰(Agnieszka Holland)出席戛纳电影市场活动时,就对流媒体进一步侵占传统电影市场表示忧虑。“它们已经变成了某种巨大的黑洞,相对来说更为脆弱的那些独立电影作品,很可能会被这样的黑洞所吞噬而彻底消失。”她表示。

  霍兰以《秘密花园》《心之全蚀》等影片蜚声影坛,除了导演工作,目前她还担任欧洲电影学院主席一职,因此自觉更有义务表达她对电影行业整体困境的担忧。“现在的这些流媒体平台,固然是交出了许多作品,但那些作品缺乏整体上的策划和筛选,决定其命运的,仅仅只有各种大数据算法。而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电影策展人,需要的是各种电影节、电影学者和影评人,需要的是愿意为那些独立、稀有、敢为人先的电影作品来呐喊发声的电影制作人。我也相信,和一群陌生人一同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被共同的情绪所连结在一起的这种强烈的观影体验,是无法用在屏幕前浏览影视作品的体验来取代的。”

  当然,也有人表达不同的看法,出席同一论坛活动的德国康斯坦丁电影公司(Constantin Film)主席马丁·莫斯克维茨(Martin Moszkowicz)便是其中之一。“我觉得我们的敌人并不是流媒体,而是这场疫情。是疫情导致了电影院关门,不是流媒体。我并不是想要针对霍兰女士,我赞同她说的每一句,但我也要指出,流媒体的背后,并不仅仅只有大数据的算法,那里也有一些热爱电影的人在工作。我们公司就经常与各种流媒体平台合作,我并不觉得他们是敌人。况且,早有数据表明,那些经常在家里用电视机浏览影视作品的人,往往也是最愿意去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人——如果电影院还开着的话。”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远在美国彼岸的业界大佬巴瑞·迪勒(Barry Diller)也针对流媒体一事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曾在派拉蒙和二十世纪福斯两大电影公司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迪勒高调宣布:“电影行业已经玩完了!”

  他在参加于爱达荷州举办的美国电影行业峰会上接受媒体访问时,哀叹说自己所熟知的那个电影行业,“那个大家都是因为真心喜欢电影才来拍电影的局面,现在已经都玩完了,彻底一去不复返了”。在他看来,电影的定义已经因为流媒体的大肆进军而彻底改变,“他们做的那些东西,他们也自称是电影,但在我看来,那些根本就不是电影,反而只是一些诡异算法制造出来的百十来分钟长度的东西罢了”。

  巴瑞·迪勒入行数十载,曾负责过《周末夜狂热》、《油脂》等好莱坞经典影片的企划制作。近些年来,他由影视行业全身而退,事业重心转移到了百老汇舞台剧之上,但作为曾经的业界大佬,仍对正在经历骤变的电影行业十分关注。

  回到戛纳电影节上,流媒体大鳄Netflix与之不睦早已人尽皆知,之前几年里,双方一直为能否成功合作而闹得不可开交。戛纳的掌门人蒂耶里·福茂(Thierry Frémaux)坚持要求Netflix作品必须在法国影院安排上映,才能获资格参与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角逐。Netflix则不愿松动自己只做线上、不进影院的原则(尽管这些年来这一原则已为《罗马》、《爱尔兰人》甚至是《活死人军团》等影片而临时变更过),既然不能参赛,索性就连参展都免了。

  今年被问到关于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的话题时,福茂反问现场媒体记者,让他们举例说说,流媒体搞到现在,有没有培养出什么电影作者或优秀导演。“一个都没有吧。”福茂得意地表示,“而我们去年才刚庆祝过电影诞生125周年。流媒体平台的诞生,也有十年了吧。他们所做的,仅仅只是从我们这里挖人过去。我们可以展望一下,再过一百年,会不会有人庆祝流媒体的百年诞辰?我想要说的就是,我们戛纳电影节也好,其他的电影节也好,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发掘人才,发掘新的优秀电影人。所以不管是Netflix还是别的什么流媒体平台,我不觉得他们想要发展,就能离得开我们戛纳电影节。”

  其实,今年戛纳的揭幕大戏《安妮特》(Annette)就是由流媒体平台亚马逊投资发行的,但为符合戛纳要求,他们也安排了该片在法国境内影院上映,而这也让福茂质疑,为什么同为流媒体的Netflix就不能从善如流呢?“这又不是什么很难做到的事情,可他们就是不愿意遵守规则。我也邀请过他们单纯来做展映,但他们仍旧还是不愿意。我们双方以朋友的方式已经聊过许多了,希望未来总有一日我能够说服他们。”

  似乎是为了进一步替传统观影模式助威,当地时间7月8日,戛纳还迎来了全市第一座IMAX影院的开张。名为Cineum Cannes的这家IMAX影院,主大厅可容纳513名观众,采用标准22米宽IMAX银幕,不久即将安排《速度与激情9》等商业大片的上映,相信明年戛纳电影节时,就会有参赛参展影片在这里放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