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新闻、媒体和技术趋势预测(上)

2021-07-02 10:19

  2021年的传媒行业将继续目睹数字技术带来的深刻而迅速的变化。在过去的一年中,疫情催生“宅家经济”,培养了新的用户习惯。到了2021年,人们发现,这些变化带来的影响是天翻地覆的。昨日的世界已成镜花水月;而当今的世界,在真实与虚拟之间,已经形成了新的共存方式。

  2021年也将是经济转型的一年:在疫情推动之下,付费订阅和电子商务成为媒体眼中“未来大有可为”的两种商业模式。而那些继续依赖印刷收入或数字广告的境外媒体将要面对的,是进一步的整合、削减成本甚至关停。

  人工智能(AI)等新技术将提高新闻传媒等多种行业的效率与自动化水平。但是,随着人工智能从研发实验室走向现实应用,社会上关于AI引发的透明度和公平性等问题的辩论也会更为激烈。

  四分之三(76%)的编辑、首席执行官和数字化领袖表示,新冠疫情加快了他们的数字化转型计划:包括更多的远程工作和更快地转向以读者为中心的商业模式。

  注:有关“新冠疫情对数字转型计划的影响”的调研结果(来源:reutersinstitute)

  76%的受访媒体认为,推动数字订阅应该是“重要或非常重要”的增加营收的途径。这个比例大于选择“广告是重要的营收途径”的比例,与我们2018年的调查结果正好相反。“电子商务”在媒体领袖眼中的重要性紧随其后,而收入多样化成为2021的关键主题。媒体领袖们普遍认为,有四种不同的收入来源“是重要的或非常重要的”。

  总体而言,大多数受访者(73%)表示对公司未来一年的前景有信心,53%的受访者表示对新闻业整体的未来有信心。媒体领袖普遍关注的问题包括:假消息泛滥,小型媒体、地方媒体的财务困难等。

  注:有关媒体从业者对所在公司以及新闻业的信心度调研结果(来源:reutersinstitute)

  今年,各大互联网平台将为媒体发布的新闻内容支付大笔资金,目前各方对资金的分配方案尚且存在不小的分歧。48%的受访者认为,只有少数“优质”新闻机构应该得到这笔钱;32%的人认为应该根据网络流量分配,这样多数媒体都可能分得“一杯羹”。尽管网络平台还会额外付给媒体内容授权费、内容创新费等,但媒体仍然认为,网络平台需要给予新闻业更多的支持。

  创造更具创新性的文化仍然是许多媒体数字化业务负责人关注的重点。根据路透社的调查,受众和数据洞察(74%)、多学科团队(68%)以及向其他媒体公司学习(48%)被认为是当今产生新想法的最佳方式,而认为创新来自高层领导的只有26%。

  路透社还发现:产品经理在数字创新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93%的人认为产品经理很重要,但只有43%的人表示,他们的公司充分认识到了该职位的重要性。

  媒体公司把人工智能作为一种提供更多个性化体验和提高生产效率的方式。69%的受访者表示,AI将在未来五年对新闻业产生最大的影响,而认为5G影响最大的人只有18%,认为新设备及界面影响最大的人只有9%。但许多人认为,人工智能主要会使大型媒体受益,进而使其他媒体的处境越发艰难。

  Substack等以订阅为中心的平台展示了小众领域优秀记者的价值,人才的价格也随之上涨。但明星记者与其他人之间日益扩大的薪酬差距会不会在媒体内部造成新的紧张局面呢?

  YouTube和Spotify等视频平台上兴起的频道和视频播客,使得在线视频平台的不实信息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音频仍然是新闻媒体的一个亮点,在内容和商业模式上有着强大的创新。预计付费播客和平台支付将越来越受到关注,媒体的货币化途径会进一步拓宽。

  随着可穿戴设备、智能眼镜等新设备的大量推出,5G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步伐加快。一切都表明,未来获取内容、了解品牌的途径、信息分发的渠道和设备将会进一步拓展。媒体需要做好准备。

  今年,疫情给媒体的所有计划蒙上阴影,其影响可能长达多年。超过四分之三的被调查者(76%)表示,疫情促使他们的数字化转型计划提速,而且疫情的影响范围极大,包括:新闻媒体的工作方式、新闻行业价值、新闻呈现形式、媒体商业模式,以及媒体对创新的思考方式等。

  疫情给媒体人带来最显著的转变之一,是他们需要被迫使用Zoom和Slack等在线协作工具进行远程办公。疫情期间新闻工作者普遍使用Zoom和Slack等在线协作工具来生产作品,以至于西班牙《每日新闻》副总编辑Mara Ramirez表示,“我们的新闻编辑室在3月份就全部实现远程工作,而且我们再也不会回到老式编辑室时代了。”

  今年会发生什么?未来一年的一个关键挑战将是如何从危机模式转向可持续的现场/远程混合模式。新加坡《海峡时报》编辑Warren Fernandez说,他们正在重新审视编辑室的工作方式,并引入更灵活的安排。路透社的调查发现,多达一半的新闻机构都在积极计划缩减实体编辑部,以节省开支。

  面对面报道可能在2021年复兴。澳大利亚公共广播公司ABC新闻分析与调查部主任Gaven Morris表示:“我们正在加快让更多记者和团队融入社区。”该公司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测试了新技术和新闻采集方法,比如“推进网友提供的新闻内容;探索受众驱动的调查”。在英国,BBC地方台和Facebook资助的社区记者也试过用类似方法来报道“新闻荒漠”地区的新闻。

  新冠疫情还产生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效果:记者对自己生产的新闻价值重拾信心。尽管经济前景黯淡,但与去年的调查相比,媒体人对个别传媒公司的信心仍然强劲(73%),而对新闻业的信心则从46%上升到53%。部分原因可能是新冠疫情期间受众数量创下新高,说明公众仍然重视可靠的信息。

  人们可以称之为新闻的复兴。疫情影响了每个人,所以,对于绝大多数受众来说,基于事实的报道就是他们的生命线。

  注:《金融时报》的数据可视化呈现:“欧洲新冠疫情再现高峰:日死亡率高于四月峰值”(来源:reutersinstitute)

  其他媒体利用数据和可视化方面的专业能力来提供疫情相关信息、背景等。网站则利用个性化功能来帮助受众快速理解经常变化的疫情管理规定。

  注:BBC服务性新闻:“左:回答你的问题--节礼日是否可以家庭团聚?等”;“右:查邮编,告诉你当地新规”(来源:reutersinstitute)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们自己的研究表明,密切关注新闻媒体的人对新冠疫情了解得更多,也就是说,他们更有能力保障自身安全。在路透社的调查中,媒体领袖明显感到,社交平台传播的关于新冠病毒及与之相关的不可靠信息,有助于加强而非削弱新闻业的地位(68%)。

  新闻媒体会更强调专业性。这场危机让许多新闻媒体意识到,他们对科学和技术的了解是如此贫乏。他们还发现,能够向公众解释这些复杂问题的记者多么稀缺、多么宝贵。法新社(AFP)全球新闻主管Phil Chetwynd认为,我们需要把更广泛的环境和技术主题,以及面向年轻受众的内容作为优先选题,并加快推进。

  数据新闻与视频新闻将更受重视。新冠疫情的报道证明:能够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形象化地讲述复杂故事的媒体,才有重要的价值。《华盛顿邮报》推出的视频报道“冠状病毒模拟器”获得了该媒体有史以来最高的点击量,也促使该报今年成立了一个由7名记者组成的新部门。数据新闻的特点在于能够打破传统的叙事方式,并提供多种解释和探索新闻的途径。别的媒体也在致力于发展在社交平台上流行的视频新闻。

  公共媒体会更强大。疫情期间公共广播公司及其网站的使用量猛增,比如英国公共媒体BBC就发挥了巨大作用,因此英国政府搁置了将BBC的牌照费合法化的计划,而该计划可能使BBC在5年内花费10亿美元。

  路透社在去年的预测报告中强调的一个关键趋势是推动数字订阅等多种形式的读者付费。新冠疫情使这一趋势更加迅猛。专门提供付费订阅服务的Zuora公司报告,付费订阅是增长第二快的领域,仅次于迪斯尼+、Netflix和Amazon Prime等流媒体服务。根据Zuora的数据,与2020年3月至5月相比,新闻的平均订阅量比前一年高出110%左右。

  因为用户对高质量原创新闻的需求迅猛增加,仅《纽约时报》在2020年就增加了100多万网络数字用户。瑞典媒体《每日新闻》(Dagens Nyheter)在新冠疫情暴发的头几个月免费开放网站和应用程序,以换取用户的电子邮箱,之后他们的订阅用户数量增长了三分之一。英国《卫报》也受到疫情带来的流量风暴影响,现在拥有100多万网站固定付费用户,另外其付费应用的用户量也增长了60%。

  但路透社推出的《2020年数字新闻报告》还显示,在读者付费方面,呈现少数几大国内、国际媒体“赢家通吃”的局面。例如,《华盛顿邮报》计划在2021年增加150个新的工作岗位,建立一个超过1000人的新闻编辑室,而中型媒体和地方媒体的人员编制往往被剥夺殆尽。

  小型数字媒体也有大量成功案例,如南非的《独行者日报》(Daily Maverick)、斯洛伐克媒体Dennik N、西班牙《每日新闻》(El Diario)、马来西亚《当今大马》(Malaysiakini)、法国媒体MediaPart和丹麦慢新闻网站Zetland。它们成功原因在于:坚持不懈地专注于满足特定受众的需求。Zetland主编Lea Korsgaard说:“我不认为人们愿意为所有新闻付费,但是用户愿意为便利付费,为自己喜欢或者解释和自己有关的人的新闻付费,以及为自己的归属感付费。”

  订阅模式最终能适用于所有媒体还是仅适用于少量高端媒体品牌?接受调查的媒体行业领袖的看法存在分歧,半数(51%)持乐观态度,四成(41%)持怀疑态度。

  注:订阅和其他读者收入模式的调查(来源:reutersinstitute)

  2020年,更多中小媒体开始实行订阅或其他付费模式,甚至在那些没有在线新闻收费传统的国家,也出现了这种趋势。“去年,我们的数字订阅数量增加了50%以上,预计2021年会继续增长25%至30%。”葡萄牙Impresa传媒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cisco Balsemo表示(该集团旗下拥有《快报》(Expresso)和SIC网站等多个媒体)。但对许多媒体来说,数字订阅量的增长不足以弥补印刷发行量和印刷与数字广告收入的双重下跌。

  虽然一些媒体状态良好,但显然大量媒体还在苦苦挣扎。可以预计2021年很多媒体会进一步整合、削减成本或倒闭。

  今年媒体的当务之急是保留订阅用户。其中,它们需要面对的一个紧迫的问题就是,如何留住在疫情期间加入的新用户?愿意付费的人群的比例并不高,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在参与竞逐,再加上经济形势复杂,留住订阅用户的任务可能愈加艰难。部分媒体可能会降价或实行差异化定价。《华尔街日报》已为失业订阅用户提供“保留订阅”服务。未来也可能出现给学生和低收入者提供廉价订阅的风潮。

  互联网平台对订阅给予更多支持。例如“Apple News+”、“谷歌订阅”和支持独立作者订阅收费的Substack平台等已经开始推行支持计划,预计今年,订阅将无缝集成到更大范围的本地网络平台。播客也有整合的空间,它可让媒体把纸质版和音频做成捆绑订阅产品。

  新冠疫情让媒体更深刻意识到,媒体似乎需要摆脱对数字广告的过度依赖。媒体因为数字广告助长点击诱饵、降低质量和用户体验等行为而饱受批评,而且许多媒体的在线广告收入增长甚微,甚至无增长。

  许多人认为,媒体要想可持续发展,需要走收入来源多样化的道路。受访者普遍认同,平均拥有四种不同的收入来源对他们很重要或非常重要。

  注:现在订阅已经取代广告成为媒体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来源:reutersinstitute)

  混合收入模式已经产生了积极效果。四年多前,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放弃了印刷版,将数字广告、电子商务、加盟收入、优质订阅和付费模式结合在一起。另外,它还增加了西班牙语等其他语言内容。《独立报》执行经理Christian Broughton表示,“《独立报》在2020年的利润和收入都达到创纪录新高,因此我们对未来一年充满信心。”《独立报》计划今年加速推出新的视频/电视业务、扩展国际业务等新举措,以实现收入快速增长。

  虽然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或单一方案能解决媒体的收入难题,但有下列一些潜在的增长领域:

  2021年,媒体变得更像零售商。根据GroupM公司的数据,全球范围内,电子商务支出预计将在未来四年翻一番,达到7万亿美元。新冠疫情推动了网络购物的迅速增长:英国2020年网购占零售总额的比重从2019年的20%上升到35%。媒体越来越希望通过策划内容,引导用户的购买意向,从电子商务全行业的发展中受益。《纽约时报》旗下的电子产品消费评测网站Wirecutter、《纽约杂志》与Vox Media旗下的the Strategist和《独立报》旗下the IndyBest等独立评论网站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这些分支机构不仅为母公司贡献了大量收入,还收集了大量有价值的消费者数据。

  还有的媒体力图创建新的内容垂直市场。例如,BuzzFeed借助其火爆的Tasty品牌,推出了系列烹饪产品。

  BuzzFeed收购赫芬顿邮报(HuffPost)是2020年一件重要的媒体事件,此举为扩展其电子商务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尤其切合年轻受众的喜好。

  用数据为零售商提供服务。规模庞大、数据目标明确的新闻机构有能力帮助零售商找到合适的客户。雅虎已经为著名流媒体播放平台Netflix和互动健身平台Peloton提供特别交易服务,还负责处理账单,有助于提高它们的利润率。

  在线直播活动发展潜力无限。新冠疫情中,线下聚会被取消、媒体在线活动蓬勃发展。疫情期间,数百万人在线观看了直播音乐会、时装秀和鼓舞人心的演讲。与此同时,媒体发现,虚拟活动可以比实体活动更快地运作,成本更低,嘉宾更受关注,受众也更广泛。《经济学人》举办了观众与作者的自由交流活动,试验免费与付费两种模式,其中比尔盖茨的现场采访活动吸引了27000名订阅观众参加。

  注:Chris Martin为新冠疫情筹款的家庭音乐会在长视频流媒体平台IGTV、YouTube和网络点播台上获得了超过1000万的观看量(来源:reutersinstitute)

  总之,今后媒体活动的制作和包装会更专业化,增强在线年,我们会更渴望亲身与人接触,所以不可避免地产生“Zoom疲劳”,但与其他许多领域一样,未来的媒体活动很可能会做成线 创新:新冠疫情让创新的步伐更大胆

  新闻机构面对疫情期间新的需求,或者用新方法改造现有产品,或者创造了全新的产品。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数字格式开发负责人Alina Fichter说,“我们能够更快地采取行动,摒弃传统做法所以我们能够推动事业向前发展。”还有受访者说,疫情使得媒体决策更大胆,

  比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短短几天内就推出了冠状病毒播客,而之前这件事可能需要数月的分析和一系列冗长的会议才能决定。本调查还发现,在推动创新方面,受众洞察力和受众数据(74%)发挥了更加重要的作用,多学科团队(68%)也极其重要,因为这样有助于冲破专业局限。

  随着媒体公司加速其数字化计划,今年的创新步伐将保持强劲。但因可用资金不足以进行大型新投资,媒体可能会将重点放在现有产品和品牌的改进上(70%),而不是开发全新的产品(28%)。

  注:媒体人在2021年的创新关注点调研(来源:reutersinstitute)

  一位有多年订阅经验的媒体领袖说:“总体来说,媒体网站和APP在提高方便性、客户服务等方面还有很多基本的工作要做。要向亚马逊和Netflix看齐。如果人们无法轻松登录、造成暂停订阅或改变付费方案,那么人工智能推荐等新技术根本起不到作用。”还有人指出,总体而言,媒体网站需要更多地关注交互和视觉设计:“我们认为,网站和程序设计在改善用户体验、参与度和用户生命周期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德国《时代周报》(Die Zeit)数字版主管Goetz Hamann说:“新闻机构必须向游戏产业和消费行业学习如何通过设计增加价值。”注重可持续创新。

  路透社的调查证实了产品经理角色的重要性:该职位主要负责产出创新计划、并协调各方以促进新闻的灵活分发。93%的人现在认识到这一角色的重要性,但54%的人认为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往往缺乏足够的技能,而且只有43%的人认为在该媒体,人们理解产品经理的重要作用。

  “我曾经听说内容为王,而产品是王后,我非常同意这个说法。”今年,成立一个国际新闻产品联盟是一项必要的举措,可以提高产品经理在整个新闻行业的知名度。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占万元市场三分之一,OLED电视份额过半:索尼在高端市场为何“雷打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