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责任和政府监管是不是滴滴的达摩克利斯之

2021-07-06 12:05

  而其隐性作用,则是能够让一个个巨头,拥有大公司本该有的体面: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不恶性竞争、对用户真诚、引领市场良性运转……

  滴滴在并购 Uber 中国,成为绝对霸主后,它的很多商业手段,颇为体面,并未恶意打压层出不群的新势力公司。

  不像草莽且稚嫩时期的少年滴滴,在补贴大战中,依靠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拖得多家曾同等体量的平台,苦不堪言。

  此前有报道指出,滴滴或存在根据乘客手机型号,分级定价的现象,好手机收费更多,便宜手机反之。大数据杀熟在行业里屡见不鲜,但若根据手机型号一维度,进行价格歧视,着实对用户不真诚,很不体面。

  《人民日报》曾发文表示,滴滴出行等分享经济企业创造了大量灵活就业机会,将推动就业方式的改变,使得分配机制更公平。例如 2019 年,滴滴平台在国内带动了 1360 万个就业机会,司机、单车运维等直接就业机会 760 余万个,汽车生产、销售、加油等间接就业机会近 600 万,靠网约车吃饭的人很多。

  滴滴也推动了出租车行业往更远、更快的方向发展,顺风车问题后滴滴在安全方面做出了努力。

  比如 2019 年 9 月,滴滴发布网约车行业首个安全标准,其中包含了 96 项条款和 19 项安全制度;滴滴曾对外公布,2019 年,滴滴预计网约车安全投入将超过 20 亿元;今年 6 月,道路安全等级标准获批立项,滴滴自动驾驶牵头,加速了该行业的商业化速度。

  抗疫过程中,滴滴积极响应。2020 年初,疫情突然爆发,接到武汉医务人员用车求助,紧急开发的仅供医护人员线上叫车的功能开始启用,大年初一下午,由 1336 名司机组成的社区保障车队成立,滴滴也做出了一系列防疫举措。

  但对于滴滴来说,履行社会责任中最大的争议点,在于 2018 年顺风车的连续两起奸杀事故,而客服的行为让众人颇为愤怒。当时乐清警方通报称,三次向滴滴索要嫌犯信息,但两次被拒,直到第三次才拿到,整个过程耗时 92 分钟,早已错过救援的黄金时间。

  在下线 多天后,滴滴顺风车重新上架开启试运营,结果令人乍舌的是,滴滴将女性的服务时间和男性区别开,男性是 5:00-23:00,女性是 5:00-20:00。

  令人难接受的是,当时滴滴顺风车的这项整改不在安全上下文章却 限制 女性出行时间,一时间,滴滴顺风车陷入了什么都不做、不负责任、性别歧视、一刀切、懒政等舆论风波,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让利益相关方满意。

  不可否认的是,顺风车产品积极的社会价值在于,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共享经济思维方便了大家出行、缓解交通压力,然而当时的顺风车陌生人模式给用户带来了出行风险和安全问题,对于体能偏弱的女性而言尤为凸显。

  当时,滴滴甚至采用刊登打色情擦边球海报等系列操作,将顺风车打造成了一个 男有豪车,女有美貌 的社交产品,这样的行为增加了安全隐患。

  不过,就此能评判滴滴是个 社会责任感弱 的企业吗?对此,雷锋网与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先生进行了讨论。

  其实,这样的说法是苍白的。对于企业而言,除了通过技术降低社会运营成本,给千百万人生活带来便利之外,社会责任感还包括了接受政府管理,切实遵守行政法规和管理条例,与监管方保持合作而非对立的关系。

  事故出现了谁也弥补不了,这时候就要看这家企业后续如何应对、解决问题,当社会强烈要求企业完善流程、机制,我们必须关注的是企业的具体行为,是完全采用高成本手段,还是折中处理,或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换汤不换药。

  网约车是一个新兴行业,占据了那么高市场份额的滴滴,自然也就成为了舆论的焦点,互联网有放大效应,而与大家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滴滴、美团外卖、饿了么等的投诉量,肯定高于诸如百度等纯线上的网络平台,这是逃不掉的。

  有人说,滴滴现在补贴少了,打车比以前贵了,但这不是垄断行为,属于动态调价范畴,和企业自主定价权有关。滴滴靠 200 亿美金砸下来的江山,希望多挣些钱无可厚非,我们不能说动态调价是错的,而这里面监管的作用非常大。

  而对于滴滴司机的劳动保障问题,我们要知道,这上升到法律而不仅是监管问题了。

  滴滴司机超过 1000 万,那么滴滴如何承担得起这么多人的劳动保障,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由于网约车与司机之间只有合约关系没有雇佣关系,因此只解决滴滴司机的劳动保障,就要考虑涉及到类似问题的企业不仅有滴滴,还有美团、饿了么,甚至电商平台和商家。

  其实,部分民众对于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的理解是企业捐款、员工工资等问题,其实这个是很多企业都会做的事情,真正的社会责任感,依然是看对监管的拥抱程度。

  企业都想尽可能地追逐利益,生意不是慈善,在盈利方面监管部门不会强加干预,因为自然垄断是市场行为,做到这个程度不是企业的错。但是利用垄断地位支配市场,最常见的就是降低竞争、消灭竞争,这是监管部门必须杜绝的事情。

  有一种垄断行为非常恶劣,就是价格同盟。此前火爆的《庆余年》,多家视频平台合伙用一个价格搞超前点播,这就是典型的价格违法行为,也就是价格同盟,被央媒批评 吃相难看 。

  这样做让用户根本没得选,要么不看要么花钱,而且令人无语的是,在市场交易中甚至我们自己不知道买了什么,而超前点播券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滥用市场垄断地位,有些肆意鱼肉消费者了,明明《反垄断法》不容许价格垄断协议,价格如此的 巧合 ,令人唏嘘。

  想到层出不穷的盗版让创作者苦不堪言,但是反过来想,是不是与垄断行为有关?

  我们再来看滴滴,很多人抱怨滴滴抽成高,质疑滴滴垄断,其实这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并不是民意。

  能拿到桌面上说的事情证明还有得商量,然而垄断是没给大家弹性空间的,龙头决定后拂袖而去,留下的只有签字或离场。

  今年 5 月,关于大众质疑的 高抽成 问题滴滴回应称感谢社会公众的监督和批评,列出费用明细,表示已于 2021 年 4 月 21 日成立了滴滴司机委员会,进一步改进和优化平台的抽成制度,这得益于监管部门的作用。

  关于滴滴是不是利用大数据杀熟抢用户的钱,我们可以等等相关部门的调查测算,另外一方面也得承认,疯狂补贴是为了短期竞争,根本不是一种健康的运营模式。长期高补贴,哪家企业都扛不住。

  而我们在意的大数据杀熟,构成和不构成垄断地位的企业,都可以搞,不过要注意的是,大数据把价格提高了我们反感,如果大数据把价格降低了呢?其实这也违规甚至违法的。

  不过我们要知道,如今有监管部门守在那里,想大数据杀熟没那么容易,企业不会为所欲为,就算不能根除大数据杀熟,至少反垄断的效果达到了。

  垄断本身并不是罪,只要没有利用行业的垄断地位干坏事就可以。处于垄断地位的互联网公司反而在行业里面战战兢兢,生怕行差踏错。利用垄断地位干坏事绝对得不偿失。

  2017 年底,美团成立了出行事业部,滴滴也启动了外卖业务,摆出了相互杀入对方核心业务的姿态。到了 2018 年 3 月,滴滴就开通了 9 个城市的外卖业务。并以熟悉的味道开始大量补贴骑手,据说在无锡第一天运营的补贴就花掉了 500 多万。

  所以,作为回应,美团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截至在 2018 年底,已经拿到了包括北京、上海、南京在内的 5 个地区的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同样财大气粗的美团也毫不犹疑,启动了新一轮的网约车补贴大战。按美团的数据,2018 年前四个月,仅南京、上海两地的司机成本,就高达 10 亿。

  谁都看得出来,这么打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而且这两家企业基本也不存在相互并购的可能性。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通过各自背后的财团进行谈判,摆茶讲数,以一定的筹码交换相互退出对方的领域。可见,互联网行业的垄断地位也不是稳如泰山的。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监管,互联网也一样。有时候,市场的矛盾通过市场自身的规则,也能摆平一些问题。当然,行业的监管是非常有必要的。好的监管能够完善行业规则、推动行业发展、解决行业问题。但一些过度的监管可能也会影响行业的市场化生态。

  对于滴滴而言,如今的营收已经到了一个阶段天花板,社会舆论已经对营收构成不了什么影响,大家还是需要打车的,而网约车再想挖出些价值有点难,因此需要开展其他业务挣钱。

  至于其他业务能不能做好,雷锋网将推出《滴滴为什么要趟买菜这趟浑水》,尽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