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 任 价 值 与 社 会 价 值

2021-07-06 12:04

  时代要求:农民工老龄化严重、缺少新生力量、技术培训无法落实、包工头没有资金实力、包工头两头受夹板气、建筑公司工程连续性差、建筑工程赶工期紧、建设单位要求保障性强、政府督促用工标准化,新的灵活用工出路势在必行。

  由于农民工就业具有不稳定性、流动性、跨行业就业等诸多特点,加之农民工受教育文化程度低,因此主要从事一些脏、累、苦和危险的工作。由于上述行业一般都具有时段性、规模小等特点。

  近年来,虽然各级政府机构高度重视社会保险扩面工作,但由于绝大多数私营企业老板都追求利润最大化,从而导致了绝大多数私营企业至今仍未参加社会保险。而绝大多数农民工只能在此类企业工作,这就导致了他们参加社会保险的困难。

  《调查报告》显示,农民工初中及初中以下占农民工总数的76.3%,约为20037万人。农民工受教育程度低,对我国的劳动法律、法规政策不了解,也就导致了他们遇到侵犯自己合法权益的情况时,不知道怎么去维护,更不知道找谁维护权益。

  对企业参保实行“五险合一”的参保办法,一刀切,这样既加重了企业缴费负担,也影响了企业参保的积极性,尤其是中小企业。同时,社会保险制度还存在信息化建设滞后,农民工参保后难转移,享受待遇难办理等问题,这都导致农民工对参加社会保险预期收益期待不高,积极性下降。需要多样化,商业化,促进保险逐步发展。

  建筑行业农民工苦,农民工累,住的是夏热冬冷的工棚,吃的是最便宜的大锅熬菜,风吹日晒的露天工作环境,还没有完善的社会保障(工资不稳、工伤医疗没保障、养老更没有等等),现在70后、80后是主力,90后青年极少,再过十年老龄化更为严重,建筑行业用工将进入寒冬!

  处境艰难的各方:农民工难:想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想有一个充分的社会保障(吃、住、技术、工资、医疗、养老),但没有一个制度完善、科学合理的组织系统; 建筑公司难,有了工程没人,技术过硬的工人更难找,有了工人又没有连续的工程留住工人,低价中标利润极低,很难养住工人,更别提对农工进行技术培训了;政府难:一直在督促保障农民工权益,不得拖欠农民工工资,口号很多,执行很难。政府人员每天上工地吗?不现实! 包工头难: 上有总包催进度,下有工人要工资,包工头在夹缝中!没能力!没资金!工程款可能没及时到位!积蓄寥寥无几! 建设单位难:建设单位发农工工资吗?严格的公司流程!苛刻的合同! 都难!!!

  社会需要一个有责任心的、科学合理的、符合农工特色(区域流动性大、自由性强、专业技术急需系统的培训、老龄化严重、后备力量不足、年轻人看不到行业未来)的组织为他们创建未来。

  根据农民工的现状:区域流动性大、自由性强、社会保障不足、专业技术急需系统的培训、老龄化严重、后备力量不足、年轻人看不到行业未来,就此简要分析如下。 第一代农民工兼顾农业生产以及家庭收入,注定了他们成为灵活用工的必然。新一代农民工已经完全看不上微薄的土地收入,有强烈的愿望转入新的行业,而且也是必然。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灵活用工企业带来了快速成长的舞台,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平台快速分析用工需求、用工调动、用工布置、用工培训等方向性指导。

  农民工对社会保障的要求逐渐强烈,现实阶段农民工选择性参加社保或商业保险可行性凸显,为灵活用工的小微企业降低用工风险保驾护航。有组织的、连续的、长效的为农民工缴纳保险形成必然。

  建筑行业老龄化严重,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工地风吹日晒的工作,因为工作区域变动大、工作环境恶劣、工作强度大、工资不稳定、没有社保等一系列不利因素,导致新生力量严重不足,施工技术严重脱节,年轻人看不到建筑行业未来。所以他们需要一个组织,对他们进行专业的技术培养,为他们争取应有社会尊严和社会保障。

  总之建筑行业农民工需要有组织的、逐步的解决技术培训、参加社保、完善工作制度、提高工作待遇、提高生活待遇等一系列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必须解决的时候了。

  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报告对农民工的规模、分布及流向、基本特征、就业情况,以及进城农民工居住状况、随迁儿童教育情况、社会融合情况进行了分析与统计。

  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6%,约5363万人。

  农民工增量比上年减少297万人,总量增速明显比上年回落1.1个百分点。从输出地看,西部地区输出农民工人数增加最多,东部地区输出农民工略有减少。从输入地看,在东部、东北地区就业的农民工减少,在中西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继续增加。

  2018年,随着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0.5%,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6%,比上年下降0.3个百分点。

  根据《报告》,农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增长6.8%,增速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分行业看,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收入增速分别比上年提高1.9、1.1和0.1个百分点。

  《报告》显示,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1.5%,比上年提高1.0个百分点;老一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48.5%。在新生代农民工中,“80后”占50.4%;“90后”占43.2%;“00后”占6.4%。

  一是农民工群体的客观经济机会结构究竟如何?农民工群体的机会结构是以下两项因素相互匹配的产物:一是我国产业结构所能提供的工作机会,二是农民工群体自身劳动力素质所能匹配的工作类型。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上产业结构完整度较高的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既有华为手机、中车高铁、阿里淘宝、腾讯微信等高端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也有相当份额的以珠三角代加工厂为典型代表的低端制造业,流动很强的建筑行业,同时保安、保洁、送快递、滴滴司机等传统或新型城市生活服务业也吸收了大量从业人员。

  因此,在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上,存在一个基本的三方关系,即用工资本、农民工群体、政府。我们必须在广泛的实践中正确把握三方的均衡位置,既能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又能调动资本投资经营的极大积极性,同时又可维系市场经济的良性秩序。这是理解农民工问题的前提。

  二是对绝大多数农民工群体而言,为什么在《劳动法》意义上的社保缺失的情况下,并不会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正是集体土地所有制的存在,保证了我国广大农村群众在农村社会有农地、宅基地和房屋,也就实现了最基本的“耕者有其田”和“居者有其屋”,实质上是为广大农村居民提供了一个可以实现低成本生活的最基本的制度安排。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农民工素质的不断提高及农民工老龄化的到来,这样没有保障时代即将成为过去。

  4.形势转变发生在《劳动法》得到较高重视、相对严格执行的2012年以来。经过短时间的过渡后,我国政府对《劳动法》实施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工厂规范用工制度、工作时间、生产环境、社保缴纳等方面。在《劳动法》实施从“宽松”走向“相对严格”的过程中,农民工社保缴纳情况发生了基本分化:

  对大工厂而言,生产发展相对稳定,用工制度等各方面相对比较规范,在国家制定并要求实施《劳动法》后,大工厂成为最先响应的对象。如此,在国家法律出台、地方政府介入下,大工厂首先为工厂工人即农民工群体缴纳了社保,建立起了相对规范的用工制度。

  鉴于资本天然具备千方百计规避用工成本、最大限度追逐产业利润的内在动机,因此,大工厂仍可以采取种种策略性手段和方法来有效规避这一用工成本。其中之一便是:如果条件允许,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的情况下,尽可能通过“劳务派遣”的方式来使用作为“临时工”存在的农民工群体。这一现象,普遍存在,原因主要是当地劳动法执行相对更严格,因此,规避用工成本冲动强烈,作为劳务派遣公司中介的“黄牛”活跃,使用临时工现象普遍,因此也就出现了正式工与临时工并存的现象,至于是否为劳务派遣中的农民工群体足额缴纳社保,则主要是劳务派遣公司的事务,和具体用人单位无关,从而起到转移社保负担、压缩用工成本的目的。一般而言,劳务派遣公司有内部操作方式,只需要为少数人购买社保便可应付相关检查,因此,绝大多数的劳务派遣农民工群体是没有社保的,建筑工地的农民工更是没有任何保障。

  在劳动法已经出台,新时代的农民工保障意识、法律意识不断提高的环境下,有效的组织农民工参与社会保障势在必行。

  借助社会发展的大潮,多途径借助社会各行业的力量,重点是借助用工单位的社会责任力量,有效的把农民工组织成社会发展团体,提升农民工团体的技术水平、完善农民工团体的社会保障系统。鉴于农民工群体“重积累、轻保障”的打工心理,寻找思路突破口,积极热情地向各类农民工群体广泛宣传以《劳动法》为核心内容的劳动与社会保障的相关政策知识,切实增进农民工群体对基本社会保障对其在就医、养老、工伤等各方面重要性的认识,进而有效提升农民工群体的社会地位及社会保障。

  用工行业、社会、政府不断推动爬坡过坎并努力攀爬至中高端技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高附加值段位,同时,我们又必须保障农民工群体在内的广大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益。

  【益路华彩·公益助农】郑州美驰名车广场向一线劳动者致敬 生命不息,爱心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