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CSR年度盛典】马亮:后疫情时代以坚守创新

2021-06-20 04:32

  2021年1月6日,在由经观传媒、《经济观察报》主办的第十届(2020)CSR年度盛典上,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先生表示,后疫情时代,企业社会责任需要有一些变化,要在坚持企业社会责任初心和使命的同时,改变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方式和贡献形式,坚守创新与创造价值。

  企业社会责任需要在线下开展大量活动,但是在2020年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往往是难以开展的,也让一些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产生困惑。

  当然,在面临挑战的同时,也可以看到企业社会责任的机遇。这样一些机遇,意味着企业社会责任需要更多的转型和创新。

  较为典型的变化是,我们可以看到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的数字化转型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问题。一些企业将运营体系和企业社会责任都加速数字化转型,以回应疫情防控的需要。

  另一方面,疫情防控也催生了很多企业社会责任的创新形式和方式,让企业社会责任可以做得有新意、有特色,从而产生可能比常态时期还要大还要广的影响。比如,物流的无人化配置已迎来一个众所周知的战略机遇。

  在疫情期间,我们可以看到企业社会责任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并可以分为四种类型。

  首先,在疫情期间,大量企业因为疫情冲击而经营受阻,很难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疫情态势非常严峻,相关企业怎样生存下来都是很大的问题,更何况作出应有的贡献。

  一些重点行业受疫情的影响非常重,比如旅游、商贸、餐饮。一些企业可能破产,要么不得不裁员,要么采取其他方式实现生产自救。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面临很大的责任。

  企业社会责任对这些企业意味着什么?从过去一年的观察可以看到,最大的企业社会责任,是要对自己的股东和员工负责,并且尽可能让利益相关者能够得到保护。

  一些企业竭尽所能地维护员工的基本福利和待遇,还有一些企业不仅是对企业内部负责,而且对企业上下游的产业链和相关伙伴进行负责。

  第二种类型的企业比较好地发挥了敏捷响应的能力,在疫情期间非常好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特别是紧密地结合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需要,发挥科技和专业能力,为相关工作做了较好的支撑和辅助作用。这样一种工作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其意义和价值也是不应低估的。

  第三种类型的企业虽然受到疫情的冲击,但是仍然关注常规或常态的企业社会责任如何运行的问题。在疫情期间,疫情对这些企业的影响不是特别大,而这些企业又能比较好地坚持既有的企业社会责任战略。因此,对于这样一些企业,我们也要点赞。

  对于企业社会责任而言,我们经常讲是久久为功,需要长期、专注的投入,而不能朝令夕改或一天一个样。如果企业社会责任缺乏持续投入和关注的话,可能就会昙花一现,很难达到预期影响。

  企业要有坚持企业社会责任的战略定力,包括能够明确企业社会责任的战略定位,这是非常的关键。在2020年,我们看到许多企业在疫情防控中做好社会责任的案例。

  第四种类型的企业不光把常规的企业社会责任做得很好,而且在疫情防控相关的企业社会责任方面也做得很好。这些企业甚至把两者有机结合,形成了双力驱动的企业社会责任。因此,这样一些企业也是特别值得肯定的。

  所谓“平战结合”,是指在平时的常态时期可以做好企业社会责任,而且能够得到社会认可;在战时状态下的应急管理中,这些企业也能够做好企业社会责任,包括能够把两者实现非常好的结合并运转自如。这样一种能力,是很多企业需要关注和学习的。

  从上面四个方面,可以看到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疫情防控给我们提出了命题,但是我们的企业都作出了很好的答卷。

  在疫情防控中,企业社会责任汇聚成一股变革的浪潮,形成一股正面的力量,正在推动整个社会发生质的变化。

  过去我们将一些企业叫独角兽公司,就是经济估值达10亿美元以上的新创企业;在社会价值领域,还有一种企业叫座头鲸企业,就是其社会价值的估值达到了10亿美元以上。可以说,独角兽企业更多关注经济价值,座头鲸企业关注的是社会价值。怎样平衡企业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对于任何一个企业而言都是很难的问题。

  从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的企业都在不遗余力地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价值披露和报告。换句话说,企业社会责任工作既要叫好,也要叫座,要让社会看到向善的力量和影响。

  在后疫情时代,有几个方面是特别值得关注的,也是这些年来我们和《经济观察报》一起关注和助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形成的共识。

  首先,企业在进行社会责任的设计和推动方面,一定要考虑形成一个有机系统的体系,尽可能形成品牌,发挥品牌的溢出效应。

  有些企业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投入很大,但是这些投入往往是分散的。在后疫情时代,怎样围绕核心的企业战略目标推进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需要思考的命题。

  第二,企业社会责任要和企业的核心业务结合起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因为只有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才能让企业社会责任做得更好。

  第三,在企业社会责任的议题上,虽然疫情是灰色的,但是后疫情时代的企业社会责任应该是多彩的。

  要考虑如何赋予未来以多彩的希望,包括绿色的生态、蓝色的健康、橙色的体育、黄色的安全、红色的党建扶贫,等等。企业需要考虑怎样用好调色板,较好地绘制企业社会责任的蓝图,而不是胡乱涂鸦。因此,要用不同的颜色,绘制企业社会责任的彩虹之图。

  从早期仅仅关注企业怎样捐款、做慈善、搞公益的问题,到后期一些企业身体力行地组织开展企业社会责任的工作,再到现在一些企业不光是自己做,而且和一些非营利组织一起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这些方面的变化,使我们可以看到企业社会责任的形式在变得更加丰富多元。

  总之,企业在履行常规社会责任的同时,如何更好地在后疫情时代实现创新,就变成了非常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