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山西救灾幸亏还有朋友圈

2021-10-14 17:40

  机构媒体的深度报道和舆论监督不可缺少,但不能把灾难报道变成一种传统精英的个人英雄主义想象,某个记者突破种种障碍闯入灾难中心,报道事实和披露真相,靠一两篇深度报道震惊天下,成就个人英雄和媒体光荣。技术驱动的媒介环境跟过去已经不一样了,很多人仍停留于媒体个人英雄的想象和虚构中,美化着传统的光荣,神化着那些并不真诚和完整的叙述,看不到传播革命下的媒介格局巨变,贬低无数在场、不在场的普通人参与新闻的意义。

  之所以写这个题目,是看到有人感慨说“很遗憾,朋友圈帮不了山西”,很为朋友圈和社交媒体鸣不平。这种观点认为:“社交媒体取代不了媒体,朋友圈救不了山西大雨,也救不了河南大雨,救不了任何人间惨剧。社交媒体的本质是社交,在所有的新闻事件中,无非是抒发情绪,炫耀同情,增加谈资,一波话题爆发后朋友圈里又是一片莺歌燕舞,社交媒体只关心情绪,不关心事实。所有的社交媒体是虚伪浅薄的,只有“职业新闻的媒体”才能拯救他们。”

  这样说,对社交媒体和朋友圈在河南山西救灾中所起到的作用,对无数普通人的善意,对社交媒体竭力打破新闻盲区的努力,非常不公平。

  那种关心他者的情感,那种对“远方的哭声”之关怀,那种心系山西的陌生善意,不应该被矮化为“虚伪浅薄”的情绪。

  我也是传统媒体职业精神的信仰者,觉得在很多事情上专业报道和舆论监督不可替代,但在救灾这种事上,不该用“传统媒体-社交媒体”这种二元对立视角去拉踩,贬低朋友圈议题设置的努力。

  应该说,在传统报道滞后使山西成为信息盲区的语境中,山西人幸亏还有朋友圈,幸亏还有社交媒体,让灾情的严重性扩散开来被广为人知,驱动问题上了热搜受到关注,形成情感抚慰,“救命文档”也通过社交网络建立起一个信息连接的救命通道。如果没有朋友圈的信息扩散,山西可能仍是新闻盲区和信息孤岛。

  不要一边矮化社交媒体、一边神化传统专业媒体,好像只有传统专业媒体才能救山西,才帮得了受灾的山西人,救灾报道不需要这种精英和专业傲慢。报道需要专业的人去做,机构媒体的深度报道和舆论监督不可缺少,但不能把灾难报道变成一种传统精英的个人英雄主义想象,某个记者突破种种障碍闯入灾难中心,报道事实和披露真相,靠一两篇深度报道震惊天下,成就个人英雄和媒体光荣。

  技术驱动的媒介环境跟过去已经不一样了,很多人仍停留于媒体个人英雄的想象和虚构中,美化着传统的光荣,神化着那些并不真诚和完整的叙述,看不到传播革命下的媒介格局巨变,贬低无数在场、不在场的普通人参与新闻的意义。

  就拿河南洪灾来说,第一时间传统职业新闻媒体根本反应不过来,媒体机构也成为灾难中心,记者被困于孤岛中,无法第一时间作出全景和深度报道。洪灾之后,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刷屏的是一个地铁被困者死里逃生的自述,还有社交媒体弥散开的无数现场照片,让外围公众看到了灾情的极端严重。很多外地媒体正是从朋友圈看到这种严重性,想方设法赶往灾难中心,第二天、第三天才有了很多现场报道。接下来,特稿、深度报道和舆论监督在朋友圈一次次刷屏,引发一波波对灾情的关心以及普通人的善意表达。白银马拉松悲剧也一样,第一时间让公众看到悲剧严重性的,是灾难中心当事人发出的朋友圈,碎片信息拼凑成的现场,成为媒体第一波整合报道不可缺少的材料。

  传统职业媒体与社交媒体已经形成一种深度互嵌的依赖关系,依赖朋友圈获得现场信息并判断严重程度,依赖社交媒体碎片信息完成第一波即时报道,并依赖社交媒体对后续报道进行传播,社交媒体依赖机构媒体的专业报道镀上公信和权威。

  除了“事实性”的新闻报道,媒体还在救灾中扮演着建立信息通道的功能,这需要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的建设性合作,搜集救援信息,核实,技术支持,通道建立,为救援机构提供准确信息,形成灾难场内-场外、求救-施救、物质输送-精神动员、官方-民间的连接。美化传统机构媒体,贬低朋友圈那些普通人的善意,未免太狭隘。

  站在高处看,大地不过是浩瀚星空的一部分;格局大一点看,传统媒体不过是整个媒体系统的一部分,需要这种视野看待媒体在灾难报道中的合作。社交媒体早就不仅仅是“社交”了,在信息生产和传播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灾难语境中,

  信息通道就是生命通道,现场被围困的人需要求救,需要把灾情扩散到外围,灾难需要成为议题,信息盲区需要被打破,这远远不是传统职业媒体可以完成的叙述,更不是哪个个人英雄可以完成的使命。再站得高一点,媒体系统不过也是救灾系统中很小的一部分,光靠朋友圈肯定帮不了山西人,正如光靠传统媒体也帮不了山西人,没有哪一些救灾是靠传统媒体人的一篇深度报道或舆论监督完成的,不要自我神化。

  朋友圈“一波话题爆发后朋友圈里又是一片莺歌燕舞”,这不很正常吗?一个人在朋友圈不断转发灾情信息、用信息轰炸其他人,就正常了?转发,是一种接力和推动,尽微薄之力,转到让有能力施救、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看到,转到形成不可忽视的议题,就是朋友圈的成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一边转发一边秀自己的生活,这与虚伪无关。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是生活常态,传统媒体一样如此,在热点的此起彼伏中不断变幻着头版表情,昨天刚是一场灾难,今天可能某个热闹的活动,

  ——新闻价值本身就是一个很残酷的词,有的死亡有“新闻价值”,有的却没有,媒体关注这个不关注那个,是不是虚伪呢?是不是当成谈资呢?

  我推送了“不要让山西成为新闻盲区”的评论,也转发了不少关于山西受灾情况的文章,我相信多数朋友圈的关注者和转发者都如我一样,带着善意和悲悯,并不是“炫耀同情”或“增加谈资”,希望转发被更多人看到形成强大议题。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共情能力,陕西人能共情山西人,河南人能共情山西人,生活无忧的能共情无家可归的,不要贬低无数人在朋友圈的这种善意。想起一句话,

  ——把自己不喜欢的都称为“炒作”“炫耀”“谈资”“虚伪浅薄”,自己热爱的就称为“关怀”“专业”“严肃”。但,社交媒体的关心,怎么就不行,传统媒体的关心,怎么就行了?为什么传统媒体就不是“谈资”“炫耀”?

  说到流量情绪,这波话题传播中,可能不乏营销号,但传统职业新闻机构,不一样也有追逐点击率、发行量和收视率的问题?流量如果能让灾情被更多人知道,未尝不可。说到专业,传统机构有自己的“专业精神”,自媒体和社交媒体中也不乏专业人士,他们在救灾上也有自己的专业贡献。

  一个新闻学教授说:社交媒体用户大部分是slackers,,他们是注意力涣散和兴趣游移的旁观者,无心无力去对新闻事件做系统的和持续的报道。这就是今天我们为什么仍然需要专业的新闻机构和新闻记者的原因。——我很认同这一点,但我也认为,格局应该更大一些,“信息域”远比“新闻域”要大,灾难中的人们对信息的需求远高于新闻,这需要不同媒介形式的互补,否则,传统媒体报道的受众,一样是“注意力涣散和兴趣游移的旁观者”。

  媒体报道和朋友圈转发只是提起“疗救者”的注意,不能指望靠受众一直盯着某事、注意力不涣散不游移,从而驱动事情得到解决。

  谢谢,山西救灾幸亏还有朋友圈!“救命文档”在圈中传播,朋友圈的转发形成一种逼着人必须关注的话题力量,社交媒体让灾难中心的信息被看到、被转发,冲破了报道滞后形成的信息盲区,地方的委屈和无力得到了表达。需要冷静的深度报道,也需要热情的朋友圈。朋友圈也是深度和专业报道的朋友,不要用鄙视朋友圈抒发那种衰败的怀旧感。